Groupon并非一家科技公司,为什幺还要被当做科技公司来估

发布日期: 2020-06-07 05:10:01 阅读量:239

E生活节

Groupon并非一家科技公司,为什幺还要被当做科技公司来估

本文编译自:Gigaom

对 Groupon 来说,这不是个愉快的夏天。但是 Groupon 的悲剧并不会随着夏天的离去而终结,可能还会持续几个月,甚至几年。根据最近的新闻报导,Groupon 的市场估价和刚上市时相比下降了将近 82%。

上个週末,《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 James Stewart 将这类新兴公司的价值缩水 归罪于网路效应的反转,但我并不认为他的观点适用于 Groupon,因为这家公司跟 Facebook 并非一类公司,面临着自己的独特挑战。週一,《华尔街日报》就 报导说 Kleiner Perkins 和 T. Rowe Price 等投资方正为对 Groupon 的投资纠结万分,不过至今他们仍然对 Andrew Mason 和他的团队存有希望。

Groupon 的崩溃也反应了硅谷和投资者的问题。为何?因为我不认为 Groupon 和 Facebook,甚至 Zynga 是同一类公司。我甚至不确定它的股票是属于科技股的範畴。原因如下:

交易本身缺乏可信度

自 Groupon 声名鹊起时,它就被视作地方商务的救世主,也被寄望于改变零售业和广告业。我努力试着去了解这家公司,发掘它的技术优势,但最后发现,Groupon 本质上就是在利用电子邮件经营优惠券生意。

然而,私人投资者还是不断地高估 Groupon 的价值,连那些最聪明的人也对其不断吹捧。例如,Google 曾经就想以 60 亿美元收购 Groupon。也许是我太老土了,我压根没有办法将 Groupon 归为科技公司,所以我乾脆就将其遮蔽,不去写它。但是,这也没能阻挡这家公司最终上市,而且估值还达到了 128 亿美元——这可是美国网路史上继 Google 之后的 第二大 IPO 啊!但是这并未给 Groupon 带来实质上的改变,随着时间推移,Groupon 更显露出了「非科技公司」的那一面。这也是 Groupon 的整个故事中最重要的一点。

Groupon并非一家科技公司,为什幺还要被当做科技公司来估
投资者藉势捞钱

当然,现在的问题并不全是 Groupon 的责任。将一家卖优惠券的公司包装估值成高增长的科技公司,也需要投资人的驱动。大部分投资人有自己的动机。Kleiner Perkins 在清洁技术和能源领域的投资失利后,就决定双倍押注社交和网络投资。

DST 也是 Groupon 的后期投资者,这位新秀野心勃勃,对 Groupon 估值夸张。对其他投资者来说,则仅仅是投机,迅速捞一笔,然后发起更大规模的募资。

还有像共同基金 T.Rowe Price 一类,希望能靠这些高速成长的公司 IPO 大赚一笔。虽然计划不如预期,不过他们仍然持有这些股票。。

这些后期投资者很多都尝试着去预测市值。有人曾很聪明地说过,「没有人能真正的预测市值」。与之相比更重要的是,这些公司,不管是大公司还是小公司,也不管他们是谁还是他们如何增长迅速,都必须在某一特定时间点成长到他们的估值。现在 Groupon 的后期投资者就处于如此残酷的现实中——Groupon 没有成长到他们的估值。

是麻雀…就成不了凤凰

Groupon 并非唯一一家「名义上利用了科技,但本质上根本算不上科技公司,而投资人还把它当做科技公司来估值」的公司。利用 Web 和社群网路的力量销售产品,挖掘新的客户,一家公司仅仅凭藉这一点,根本不能和那些为大公司提供储存服务,以及为全世界提供最大的社群平台这类级别的科技公司平起平坐。

Andreessen 有句名言,「软体正在吞食世界」。我完全同意,但这句话也表示软体应该让我们更有效率。用软体替代物质基础设施会增强一家公司盈利能力。

网路、行动装置和社群网路确实能帮助 Groupon 这类公司更快地成长。不过最后,如果你是卖鞋的,那你还是卖鞋的。任何一样优势,比如更快的增长,更具效率的基础设施,或者更精确直接地定位消费者的能力,都能为公司带来比竞争对手更高的利润。果能如此,那这家公司才应该有比它的线下竞争对手有更高的估值。

但是,我们还是看到,有些将实体零售商和时尚品牌的业务搬到线上的公司,被当做增长迅速的高科技公司一样来估值。为客户提供鞋子、内衣订阅服务的公司怎幺可能是一家科技公司呢?这些提供线上服务的公司之所以看起来特别,只是因为它们的模式很新,但穿了,它们也没有什幺特别之处。ShoeDazzle 将整个「零售即订购」的模式炒热,但现在却在卖打折鞋子,而 Groupon 的故事再次无情地揭露了这一点。

眼前的事实是,科技公司的概念正在变得模糊。传统的估值初创科技公司的方法并不适用于像 Groupon 这样昙花一现的公司。所以,投资家们必须踏实地重新思考如何恰当地去衡量一家将传统业务移植到线上的公司的价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