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有山崎丰子挑战航空业,台湾呢?

发布日期: 2020-07-14 11:18:55 阅读量:195

E易生活

日本最重要的文学奖项之一:直木赏,在7月16日晚间宣布第153届得主,令台湾人惊喜的是,台裔作家王震绪(笔名东山彰良),以国共内战及台湾战后社会为背景的长篇小说《流》获得,非日本国民,仍持有台湾护照的他,成为继邱永汉及陈舜臣后,第3位摘下直木赏的台湾作家。

日本有山崎丰子挑战航空业,台湾呢?

据说王震绪在研究所时期曾经在航空公司上过班。这让人联想到另一位直木赏得主、日本知名女小说家山崎丰子,一女单挑日本航空业的壮举。她写过《白色巨塔》、《华丽一族》、《大地之子》、《女系家族》、《不沉的太阳》、《不毛地带》⋯⋯等等许多脍炙人口的小说,由于山崎丰子的重要作品,多半都是质疑威权势力,也均被改编为电视或电影,并创下很高的收视率,台湾民众因此对于这位直木赏女作家其人其作,堪称十分熟悉。

其中,《不沉的太阳》正是以日本航空业为主轴。山崎为了此部三巨册的小说,明查暗访大量内幕,以及利益纠葛複杂的相关人士,内容交织出航空公司内部的腐败现状,与可怕的派系斗争。竟然有航空业高层,为了追逐漂亮的帐面利益、稳固自身地位,刻意轻忽飞安劳安;而被压榨的员工们,若想要坚持专业与尊严、良知、理想,就会被迫面临是否该生存基本需求的两难抉择;至于被当成政治化工具操纵的工会组织,形同资方的傀儡;航空公司、主管机关、政客与媒体,交相包庇,形成特殊的利益网络⋯⋯惨况令人不忍卒睹。因为小说极为写实,所以虽然以假名取代了航空公司与人物们的真实身分,这本书在2009年改编为电影时,日本航空以及运输省官员仍然强烈反弹,并试图强力施压,不让该电影上映。施压未果后,电影上映时,日航与运输省官方,还发表声明,对于该电影的上映表示遗憾,并以官方、企业丰沛的资源,用法律方式对作者施压,就连刊登连载该小说的《新潮周刊》与电影,都遭到日航与运输省的抵制。

日本有山崎丰子挑战航空业,台湾呢?

直木赏不愧是直木赏,直指社会通病的小说,能深深攫获人心,甚至能跨越国界。得到该奖的伟大文学家笔下,不仅捅了日本航空业的马蜂窝,故事也几乎是台湾一直以来的翻版。对严重空难发生率平均高于国际标準的台湾民众来说,这部写实长篇,胆敢犀利揭露出日本航空业的阴暗面,以及运输省是如何蛇鼠一窝、官商沉沦,台湾虽没有山崎丰子,但我们国家相关的森黑内幕,实在也所去不远矣。也算是直木赏和台湾,看似很遥远、现实上却近得不得了的距离。

过去25年来,台湾国籍民航机重大伤亡的空难事故就发生10次以上,死亡人数超过800人,重大死亡惨重的飞安事故不断发生,政府及航空公司却仍旧没有从中吸取教训,没有看到民航主管单位,拿出魄力进行政策改革与规划,只看到国籍航空,不顾合格飞行与维修人力的不足,在「台湾与中国直航需求最大化」、「帐面利润最大化」这些最高的指导原则下,不断的扩张企业,使公司体质不良的一直虚胖成大怪兽。

在内部,派系清算、倾轧、斗争不断,航空业的经营管理阶层们,为了自身的大位与利益,经营管理模式固守唯利是图,为了让公司业绩看来风光,过度美化包装其营运数据,但却可以让基层员工长期人力不足、缺员派遣,危及飞安。要是基层员工想依赖工会来主持正义,那也是难如登天!因为资方长期以怀柔策略收买收编工会干部,他们与管理阶层本质相同,还能透过人评会与资方「有默契的联手」,「开铡」不服从、不同调的劳工,不给他们平反的机会。工会所谓的「干部和领袖」,在乎的是,对内,如何向上阶或同阶层的人进行斗争,以便自己升迁或对资方示好,对下,怎样对基层员工,毫不留情的压榨与打压。对外,工会则与管理阶层之间利益共生,对媒体欺骗、拢络与利诱,更打着劳工的名号,要胁各级政府必须遵从劳工要求(事实上这些要求多半较符合他们的个人利益,而非大多数劳工的利益),这些假劳工与贵族劳工、劳工董事,甚至要资方交出企业资源如升等、礼遇⋯⋯等等,以遂行个人拿来攀龙附凤的公关需求,壮大一己之私的权力势力。

日航与运输省,在重大空难与丑闻爆出之际,虽仍有想要掩盖卸责的本能反映,但排山倒海而来的社会责任、企业良心与舆论,都让他们必须郑重对外表示惭愧之意,日本航空123号班机空难时,日航董事长引咎辞职,而维修部经理和几位维修部职员、以及波音公司一个工程师,竟然遗憾到轻生谢罪。政府主管部门也必须致歉,并且对日本民众保证,将改善且提升各种航空法规与航空业的经营环境,让飞安不再陷入危险之中。反观台湾呢?我们不缺乏道歉下台转任他职照领薪水的高官与高阶航空业经营者,甚至有航空界高层是黑心红顶商人的班底!就这样日复一日,难怪重大的飞安事故,仍然持续发生。

今年以来,发生了多起航空业的劳资争议,例如某龙头航空公司营收创新高,员工年终奖金反而缩水,引发上千名员工上街抗议,该公司不思反省,居然更进逼一步,无预警地针对发言抗议员工,做出停飞惩处,种种违反《工会法》、《劳动基準法》的作为导致争议,工会领袖与干部竟然还与资方沆瀣一气,对媒体放话,指称抗争者是被少数人所煽动的,让人心寒。而员工为了抗议官派董事长经营管理失当,航空评比滑落、竞争力流失⋯⋯等等负面表现,上街头赴交通部抗议要求撤换官派董事长,恐龙政府也不为所动。

当然,此际必传出高阶经营阶层彼此不合、将劳工抗争当成斗争工具的流言,企图要来鬆动抗争的基层劳工集体意志,削弱基层劳工发言的正当性。就这样,企业经营阶层、工会、媒体、政府主管机关、政客之间的利益共生,织起了一张庞大、错综複杂又严密的保护网,而在这张网下,权力斗争与私慾交换、互相推卸责任、不实绩效,金钱内幕与黑手,都正在巧妙完美的运作着,掩盖了真正需要改变的危机。

虽然台湾没有直木赏山崎丰子写《不沉的太阳》,只有某八卦周刊的报导丑闻,竟也将这保护网捅出了一个破口。近日的航空界人事异动新闻,算是为这番的斗争划下一个止战符。哪一个都没有降职去职,只有一位又一位的荣任高昇,政府与相关单位,仍然维持静止不动装聋作哑的恐龙活化石状态。多次抗争未果、苦巴巴的基层员工们,只想问,长官老闆们洗牌,那承诺还算数吗?还是他/她们应该,再来一次抗议,才能再度表达心声呢?台湾果然没有不沉的太阳,只有永远不沉的长官和老闆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