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委会查明福死因‧查案官:怕赵家对我不利‧未即刻交出明福手机

发布日期: 2020-07-25 22:29:36 阅读量:646

H翼生活

皇委会查明福死因‧查案官:怕赵家对我不利‧未即刻交出明福手机(吉隆坡23日讯)赵明福坠死案皇家调委员会的听证会週三续审,週二在听证会上自称担心被赵家认定是害死赵明福的人,而当场抽泣痛哭的雪州反贪污委员会查案官安努亚,再有“惊人”的说词。他声称,赵明福坠死的那一天,他担心赵家等人士会对他不利,就算警方及联邦后备镇暴队在场,也无法保护他的安全,以致他没有立刻下楼交出赵明福的手提电话。安努亚披露,基于官员并不知其办公桌上的手机属于赵明福,因此警方只于事发当天获得赵明福的背包。强调未开手机看内容问及为何他当天从布城返回办公室后,未立刻把赵明福手机交给查案官纳兹里副警监,他说,当时的玛莎兰大厦的雪州反贪会楼下,示威人士群起汹涌,因此害怕会对他不利,所以当下为把赵明福手机交给纳兹里。“虽然当时有警察和联邦后备镇暴队都在,但我想,连他们自己也保护不了自己,他们又怎样保护我?”语毕,皇委会主席丹斯里冯正仁频频摇头及语塞之余,庭内的皇委会成员、律师、媒体和民众都忍不住大笑起来。皇委会成员拿督阿都卡迪苏莱曼和莫哈末哈达忍不住调侃,当下为何不直接向掌管军火的反贪会官员阿斯拉夫,立刻申请出动军械以自保?此外,安努亚披露,其实从布城返回雪州反贪会办公室后,还必须遵从指示会见时任反贪会副主席的拿督斯里阿布卡欣和调查主任拿督苏克里。“还有很多人我要去见,雪州行政议员、议员、赵丽兰、赵明福家人……很多人,导致我都忘记了手机这回事。”他也说:“当时也只有官员莫翰拥有电话号码,但不知道那电话号码是谁的。这项解释顿时让冯正仁气红了脸,直喊:“哪里有可能发生这种事,索取电话号码时,不要告诉我,拿的那个人不会问对方的名字吧!”另一方面,儘管当下是由安努亚长时间保管赵明福的手机,但强调从未启开有关手机检查内容等。调查日记修改版存疑点皇委会质疑雪州反贪污委员会官员,在事发后修改调查日记内容的疑点再现。主席丹斯里冯正仁直言,到来供证的反贪会官员的调查日记内容都存疑点,因此直接要求律师越过相关盘问範围,事后在陈词时注意陈述。出现两份调查日记雪州反贪会查案官安努亚週三供证时披露,他先后撰写两份调查日记,首份是在赵明福坠楼事件发生后的一两个月準备,第二份是为回应皇委会而準备,在今年2月23日撰写。在大马律师公会代表律师S.西瓦那林丹盘问下,多次点出安努亚所準备的两份调查日记拥有多处出入,情况与早前供证的反贪会官员阿尔曼、阿斯拉夫及调查主任海鲁相同。不过,安努亚解释,第二份调查日记不过是“改进版”(improve version)或更新一些遗漏的调查要点,尤其是与海鲁讨论赵明福坠死案,及在验尸庭供证后。“我是在赵明福死后一两个月準备第一份调查报告,把内容输入电脑传送后,在不知觉下与海鲁讨论赵明福坠楼案,再加上为验尸庭供证后,从讨论中发现一些遗漏的要点。”针对为何两份调查日记阐明,他于的起身时间早上9时15分,与目前供证的8时30分不一样。安努亚答道,其实真正的起身时间是早上8时30分,是他为验尸庭供证后才获证实。“基于我并不想‘改进’调查日记过多,所以没修改一些部份。”反贪官曾接捍华来电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曾致电安努亚,惟因后者身在外头并驾驶途中,所以匆匆挂电。安努亚表示,在凌晨12时左右,他确实接获欧阳捍华的来电。冯正仁好奇地询问,安努亚与欧阳捍华之间的关係,毕竟一个不相熟的人,为何可在凌晨致电给他,并询问他在哪里。安努亚回答说,他事前到欧阳捍华办公室调查时,已提供本身的电话号码。但冯正仁认为,安努亚与欧阳捍华间首次见面,并非愉快的会面,因此质疑为何欧阳捍华会在半夜致电给他。安努亚澄清,指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其实是相当愉快的。暗讽反贪官记忆力冯正仁暗讽反贪会官员的记忆能力。他对安努亚指为应付皇委会而撰写第二份报告感到疑惑,向皇委会成员昔尔温迪拉纳丹询问“为甚幺有这个必要”?“不过,你们反贪会官员的记忆都很好!因为你们都在赵明福坠死后数个月才撰写调查日记。”此外,他也直截了当指示S.西瓦那林丹说:“他们的调查日记都出现多处疑点,这个我们都知道,所以律师你不用逐一点出,不如节省时间直接在陈词中阐明。”■问答录:云大舜:你其实想从陈文华身上问到甚幺?答:想确定他是否有提供2400令吉的国旗。冯正仁惊讶地说:甚幺?你们就是为了2400令吉国旗,而盘问了他17个小时?答:我们就是要确定他是否有提供国旗。云大舜较后提交一张国庆日的活动照片,并质问阿努亚。问:这里有照片,即说明这项活动是已经举行,也说明这些国旗的确用在国庆活动上,你们还想向赵明福调查甚幺?答:我们也要调查,赵明福是否有抬高国旗价格。问:那你们的调查目的到底是甚幺?答:就是否有抬高价格,还有这个活动到底有没进行。冯正仁再次插话,都有照片证明了,也表示活动真的有在进行!但阿努亚坚称,照片不一定是真的。皇委会因此针对国旗价格进行问话。冯正仁:那你知道国旗的市场价格吗?答:不知道。冯:不知道又怎样说怀疑对方抬高价钱?答:这是我们一贯的调查方式。冯:你不知道市场价格,又怎能怀疑人家抬高价钱?这太不符合逻辑了。难道你们的调查方式就是不停地问对方:我假设你抬高价钱,你就是抬高价钱,你是抬高价钱,一直逼问对方直到对方承认吗?阿努亚沉默,冯下仁再继续质问:“还是你会像律师一样,在庭上直斥证人,你是骗子、你是骗子、你就是骗子,逼对方也说自己就是骗子?但根据我的经验,在审讯的过程中,从来没有人会因此而说自己是骗子的。”冯正仁指出,此次听证会,也将评估反贪会盘问证人的手法是否存有纰漏,因此他要阿努亚老实回应,他们这种没证据却要质问证人的手法,是否存有问题,阿努亚声称,这由皇委会自行判断。律师公会代表赵伟vs阿努亚■明福公事包问:当你在沙发发现赵明福的斜肩包时,你是先把包包存放在自己的办公室,再去找赵明福,还是找明福后再把包包放进办公室?答:先放包包,再找他。问:你都不确定他是否有在,却先替他存放包包?答:是为了确保包包的“安全”。问:可是你的房间可上锁吗?为何不带着包包找人?答:没有。带着包包找人很不方便。问:可是,他的包包不会很重吧?答:不会,但很不方便。■手机问:如果证人不愿意关掉手机,你们会给予甚幺警告?答:我们会没收他的手机。问:即便他只是证人?答:是的。问:如果是嫌犯,则直接没收他的手机?答:是的。问:我推测,你们其实在开始时,就没收赵明福的手机。答:我不同意■赵明福很温顺问:根据你多年为反贪会查案官的经历,你可曾行使暴力?答:没有?问:心理战呢?答:有。问:可以略述?答:就用“哄”或说服的方式。问:根据反贪会特别委员会报告,你曾表示赵明福很温顺,所以你没使用暴力?答:当时,赵明福很温顺,所以我没使用暴力的必要。阿努亚:没看过自己的背影阿努亚曾表明,他到机场接女佣后,曾在7月16日凌晨12点至1点之间回到沙亚南玛沙兰大厦。惟律师公会代表赵伟发现,大厦管理层所提供的闭路电视影片资料中,并没阿努亚重返大厦的照片,因此向阿努亚求证。阿努亚尝试在照片中,找出自己的图像。约数分钟后,他指着两张身穿白衣黑裤的男子背景,一脸不确定地说:“这两张照片应该是我。”赵伟讶异地回应:“拜托,你怎幺可能连自己都不认得?你再确认一下,这到底是不是你?”阿努亚一脸无奈地说:“这两张都只拍到背影,我都没看过自己的背影,怎幺办?”他话才说完,大家便哄堂大笑,反贪会代表律师拿督沙菲益及皇委会的成员们也笑着说:“也对,他的确没有看过自己的背影。”【热点新闻:赵明福坠楼案】‧2011.03.2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