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传奇系列之一》茶香漫溢满香江

发布日期: 2020-06-11 00:47:04 阅读量:144

H翼生活

◎殷丽群(文字工作者)

香港的骚乱如火如荼地进行中,生于斯又长于斯的我一直刮着凛冽的乡愁,挥之不去,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我翻箱倒箧回忆过去,怀念着昔日的香港,委实瑰丽夺目,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香江本土文化更是风情万种,楚楚动人。

港式饮茶伴打工仔日常
话从驰名中外的「港式饮茶」说起,每个清晨天还未亮,多少餐饮业的「打工仔」就赶到「茶楼」、「酒家」为生计打拼去「搞吃」,女的则是推着点心车叫喊:「虾饺、烧卖、叉烧包、莲蓉包……」,展开一日的辛劳,将学龄子女留在家中,让他们自立自强。

过不久,太阳刚「瞇」起惺忪睡眼,另一批人不约而同地买了报纸往茶楼或酒家去,点一壸普洱或香片,边饮茶边看报,直到靠近上班时间才离开,有的甚至到披星戴月才下班。在我家,母亲曾当过前者,父亲则一直扮演着后者,直到他撒手人寰。

「港式饮茶」是不折不扣的「饮茶」,零零星星的茶客各自将一壸属于自己的茶「翻沖翻泡」,到结帐前才意思意思点盘点心填填肚子。父亲爱找我饮茶,但我喜爱香醇滑润的「港式奶茶」,不是闹哄哄令我感到俗气的「港式饮茶」。若母亲不能相陪,他就只好独个儿饮茶去。

本是陌路却因茶结缘
后来赴台求学,我的导师是广东人,导生宴选在港式饮茶餐厅,看见港式点心杯觥交错满了一桌,同学们有说有笑地大快朵颐,吃得不亦乐乎,对他们而言,食物是主,「茶」是客。这时候,我成了「颓然乎其间」的醉翁,心里酸楚得很,暗想:「这是哪门子的『港式饮茶』呢?你们都『喧宾夺主』了!」于是决定:「下次回港一定要陪爸爸饮茶。」

一年复一年,父亲愈显白髮苍颜,但早起饮茶的习惯从未改过。他会先出门到茶楼找好座位,我则拖着睡意出现。踏进宽敞明亮的茶楼,放眼过去尽是衣着简朴、老实憨厚的基层市民,茶香溢过,蕩漾着苍凉古意。父亲对我挥手,他正与同桌的茶客谈笑风生,显得很熟络。我在他身旁坐下,他会春风满脸地介绍:「这是我女儿,在台湾读大学。」

茶客们本是陌路,却因「茶」结缘,他们不着边际地侃侃谈着政治经济、社会新闻、亲朋戚友等各种话题,渐渐地认识了彼此,谈得投机时就擦出「友情」,成为闲娱的伙伴及「打麻将」的「上下家」,充实各人心灵。当父亲离世,家妹在安息礼拜上特别铭谢这些「雀友」,说:「谢谢您们陪家父娱乐,儿女无法经常在他身边,您们却带给他很多欢乐。」

香港草根文化之美,浑朴率真,简单而实在。因住屋狭窄,「闷」不住人,当打工仔们各自「天涯沦落」聚集到「港式饮茶」时,会往「相逢何必曾相识」的川河汇流,成为同舟共济、守望相助的一群,共享生活的苦与乐。

《香港传奇系列之一》茶香漫溢满香江

直言无忌相逢恨晚
双亲均来自基层,父亲去世后,家母到教会信了耶稣,一群年长的基督徒成为她最重要的生活圈,经常结伴饮茶,又一起参与专为老人而设的「天国耆兵神学课程」,前往菲律宾宣教;最后完成培训毕业,几排穿着学士袍的老人家志得意满地抱着「人老心不老」的精神合照。这班老人活泼有劲地到安养中心及医院去传福音,母亲参与其中,乐融融地笑得合不拢嘴,觉得找到生活的意义。

我是家族里第一位基督徒,往后弟妹相继信主。离港移居国外,廿多年一闪而逝,亲戚们陆陆续续成为基督徒,更有人当了牧师及传道人,连妹婿与弟媳的家族亦然,就恍惚有根坚韧的草把全部人绑成一团,带领着我们追随同一位上帝。

家人难得相聚,我们多半选在「港式饮茶」处,那里的热闹散发着「草根」气息,纵然各人都略有点专业成就不算是基层辈,但随着茶香,草根的美自然芬芳地漫漫溢开,我们不能不放下拘谨敞开胸怀,直肠直肚直言无忌地谈过痛快,敲响许多共鸣,觉得「相逢恨晚」,要珍惜机会「肝胆相照」。

但愿长存草根文化人情美
与家人相聚的一情一景时刻历历在目,令我回味无穷,就似普洱浓郁的茶香正漫过我身流进胃里,口中留着甘润清幽的滋味,非常疗癒,觉得自己变得高洁而脱俗,想做个「今之古人」,顺着时光隧道重回中国历史的春秋战国时代,与誓言「士为知己者死」的晋人豫让相遇;他因智伯的「知遇之恩」,不惜「残身苦形」去杀赵襄子为智伯报仇,连赵襄子也感动落泪。在香港处于风雨交加之际想起豫让,令我份外激昂。

「茶」逢香港人自有不尽的「情」!这就是「港式饮茶」的真迹,邻邦纵然如法泡製,依样画葫芦地经营「港式饮茶」,但「草根」之根深柢固,是拔不起来更无法移植的。

这就是香港文化之人情「美」,是上帝的杰作!唯愿她不会走入历史,长存到永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