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委会查明福死因‧查案官一问三不知‧重返现场寻錶盘

发布日期: 2020-07-25 22:29:34 阅读量:679

K悠生活

皇委会查明福死因‧查案官一问三不知‧重返现场寻錶盘(吉隆坡23日讯)赵明福坠死案的皇家调查委员会週三不满第12名证人警方鉴证组查案官阿末纳兹里的调查充满漏洞,而且调查不足的诟病,尤其极有可能发现死者手錶錶盘的排水洞;因此指示纳兹里与队员马上重返现场――沙亚南玛莎兰大厦进行详细勘查,以确定赵明福的死亡时间,但最终没有任何发现。皇委会指示纳兹里把死者的遗物密封,直至独立调查委员会成立为止。指示密封遗物週三下午3时20分,纳兹里与3名同僚“全副武装”前往玛莎兰大厦的5楼,即赵明福卧尸的地点。皇委会事务官关丽莎、大马律师公会代表及反贪会代表律师拿督沙菲宜等陆续抵达现场。警方封锁5楼,不让媒体进入,使媒体只能爬上顶楼居高望下。据观察,5楼有7个排水洞,警方逐一打开排水洞,然后在洞上标记。纳兹里在勘查过后透露,他们没有找到手錶錶盘。较早前,纳兹里在听证会上针对谁在案发时告知死者为反贪会证人、交出死者身份证、部份协助调查的反贪会官员身份、死者的双肩背包如何出现,以及背包中的数码光碟、数码相机和记忆笔(Pen Drive)内容等无言以对,并表示一概不知。此举明显引起皇委会成员的不满,尤其是主席冯正仁、拿督阿都卡迪苏莱曼和拿督布德星,一致对身为查案官的纳兹里事事一无所知而深感无奈。布德星就其中一张编号9的现场照片,指照片中的排水洞非常靠近赵明福5楼卧尸地点,因此质问纳兹里曾否检查排水洞。“这个洞口非常靠近赵明福的尸体,或许我们一直找不到的赵明福金属手錶錶盘就在里面,由此可知赵明福的死亡时间。”纳兹里说,他当时()只寻获手錶带和手錶扣,至于手錶錶盘则不知去向,预计是死者坠下受到着地冲力,导致手錶錶盘反弹至其他地方。“事后,我多次带领法医重回案发地点时都有到此检查,但因洞口过小无法把手伸入,所以只是以肉眼检查一番。”他强调,案发当天,他透过太阳的光线看到洞口内约半尺深,里面没有东西,不过,他的视线无法抵达排水管转弯处以外的範围。他解释,排水洞内置有排水管,他依稀记得案发当天,排水管干燥,四周未有潮湿的迹象。查案官没查看排水洞当询及有否敲破或打开有关排水洞,纳兹里支支吾吾地说:“没有,连使用手电筒也没有。”此时,冯正仁、阿都卡迪苏莱曼和布德星忍不住“训话”数句:“这些都是基本的东西,为甚幺不调查清楚呢?”因此,冯正仁谕令查案官週三下午重回现场勘查排水洞,并事先联络玛莎兰大厦管理层立即封锁5楼卧尸地点的範围。“我们不要浪费时间,先回去勘查一番,再由独立调查委员会接手调查,打开排水洞视察是否‘别有洞天’。”同时,鉴于纳兹里未曾检查赵明福背包内的5片数码光碟、影像光碟、记忆笔和数码相机内容,所以冯正仁谕令他把赵明福的全数遗物再度密封,转交给皇委会保管,直至独立调查委员会成立后接手调查。查案官错漏6重点1.未在案发当天检查和记录赵明福背包内的遗物;2.从未启开死者背包内的5片数码光碟、一片影像光碟、数码相机和记忆笔;3.未记录向他提供死者身份的女反贪会官员身份;4.未仔细检查排水洞;5.反贪会官员拒绝合作提供线索后即作罢;6.不知死者背包如何出现。独查委会阵容今公布独立调查委员会阵容再度展延至週四公布。冯正仁表示,基于有关需复验的证物已出现,因此皇委会将在週四下午公布独立调查委员会的身份,成员或一个人以上。同时,他也向大马律师公会代表律师梁肇富“温柔”发出最后通牒,即必须在下週一之前答覆有否聘请精神科医生,以在庭外访问证人。就此,梁肇富说:“其实,我还不知道我的同事努力到甚幺阶段,但我们会继续跟进。”反贪官保持沉默拒合作反贪会官员在警方调查赵明福坠死案中表现得非常不合作?纳兹里在供证时,被皇委会问及反贪会官员有否提供线索之际,屡次说明反贪会官员都对他不闻不问,甚至全程保持沉默,拒绝合作。“他们只是沉默,我在14楼视察疑似赵明福坠下的窗口时,他们没有人到来陪伴在侧,随时提供重要线索或有关死者的资料。”他指出,当时,只有数名女性反贪会官员或书记“应酬”他;反观,其余的男性反贪会官员对他不闻不问。仅女官员肯“应酬”“甚至我连负责赵明福案的反贪会查案官安努亚也找不着,他当时联同数名官员前往布城反贪会总部。”皇委会执行官阿玛吉星质问,儘管纳兹里指反贪会官员表现不合作,但后者仍获部份线索。纳兹里说:“只有那几名女官员理睬我,其他男的都不理我。”使庭内人士忍不住哄堂大笑。现场有窗帘扣烟蒂较早前,查案官纳兹里说,他于下午2时15分执勤时接到电话,指玛莎兰大厦发现一具男性尸体。随后他与一名下属抵达现场,并从一家私人公司的窗户爬出走廊,走到赵明福卧尸的地点。“当时,我看到一具男性尸体被黑色塑胶袋覆盖。我当时认为他已身亡,因为他的血迹流得遍地,且一动也不动,但我从未触碰死者。”其中一楼窗户打开冯正仁询问纳兹里,第一眼判断死者是死于何因。纳兹里表示,他认为死者是从高楼坠下,因为当时他有抬头往上看,看到其中一楼的窗户被打开,但他当时不确定是几楼。他说,当时他们发现距离赵明福尸体2尺远有许多烟蒂;烟蒂的所在处与14楼反贪会官员吸烟的窗口一致,相信是烟蒂的来处。同时,他在同个地方找到一些窗帘扣,经过侦查后发现与反贪会办公室的窗帘扣相似,但当时窗帘没有任何扣子损坏。现场被发现有许多玻璃碎片,但不见有窗口爆裂。查案官说词反覆皇委会成员週三对赵明福坠楼后,右脚鞋子上的白色印记多加追问,但查案官阿末纳兹里的说词反覆无常,总共出现3种说法,委员对他的证词存有疑惑。皇委会成员尤其是主席冯正仁,追问纳兹里说出对赵明福右脚鞋底呈现白色的看法。由于纳兹里多次无法準确回应,冯正仁多次要求他看照片,在画面上圈起红色圈之外,还亲自利用荧光棒指给他看。纳兹里首先表示,这是赵明福坠楼时,鞋子与地面摩擦的结果。由于他语气不肯定,委员一直追问;后来他说,白色印记来自地面上的白色油漆。冯正仁最后要求他查看证物,纳兹里看了后表示,鞋子应该是在坠楼时摩擦,导致脱落。此时,委员之一的前上诉庭法官昔尔温蒂拉纳丹说:“可是,我们看过鞋子,都不觉得那是脱落的印记,毕竟鞋子是黑色的。”照笔记本读供词惹不满查案官纳兹里供证初时,看着调查笔记本读出调查过程,招致皇委会主席冯正仁不满,直斥不如阅读他的笔记本就好,而要求纳兹里凭着记忆及看法回答问题。冯正仁不满意纳兹里的回答,只是大略交代他所进行的行动;因此,在皇委会执行官阿曼吉星盘问时一直打岔提问,且要求证人仔细地说出整个过程,例如,冯正仁询问纳兹里抵达现场后,如何及从哪个门口进入现场、抵达案发的窗口路途中有没有任何阻碍物、看到尸体后,对死者的死因第一判断是甚幺等问题。2巡警只致电没巡视冯正仁不满纳兹里在回答问题时,依据法医或专业人士的说词。他说:“你是第一批抵达现场的人,我们要知道当时的情况,要知道你的看法,不要只是告诉我过程。”随后,冯正仁询问,谁是第一个抵达现场看到尸体的人,纳兹里表示是巡逻车的两名警员,而他只记得其中一人叫“旺”。他们在接获民众的报案后赶到现场确定命案后,就致电给警局。此时,冯正仁明显对警方没有录取这两名巡警的口供感到不解。他语气狐疑地说:“这两个人的角色只是打电话?身为警员到了现场也不巡视现场的情况吗?”随即要求纳兹里提供两名巡警的名字。‧2011.02.2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