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妇产科医师的心声:全台只剩八百位产科医师,请别再扑杀我们

发布日期: 2020-06-14 02:51:51 阅读量:160

K悠生活

(TNL编按:此文为去年7月的文章,有鉴于近来北荣事件引发的争议,本文作者同意再次拿出来转载)

搭飞机的时候,即使是晴空万里、无风无雨,你会不会认为「关闭电子用品」「回到位置坐好」「扣紧安全带」「椅背竖直」「窗帘打开」「随身行李放置于前方椅背下方」这些要求是在限制你的自由?

是的,也许不方便,也许不舒适,但是这些,全是为了安全考量而订定出来的做法。

既然大部分的飞行航班都能安全的完成任务,那我们能不能说「啊!既然大部份的飞航都是可以安全起降的,那我们也可以舒适一点的来搭机,我们来跟机长订个计划书,如果是看起来晴空万里、无风无雨的状态起飞的话,我想要躺着比较舒适。我想要用我自己的音响播放我自己的音乐。我不想要绑安全带。我想要经过富士山的时候速度可以放慢一点,飞低一点,或是多绕几圈,让我可以好好欣赏美景………」

最近妇团推行的生产计划书,妇产科医学会公开表示反对。双方认知会有这幺大的差异,在于对生产风险的认知不同。

大部分的人并不明白生产有多危险,但是产科医师知道。不管檯面上看起来是多幺低风险的产妇,即使这一秒看起来风平浪静,下一秒随时可能一尸两命。

我们其实多希望每个人都能顺产,都不用照顾, 像生鸡蛋一样,我们只要负责捡东西就好。捡小孩、捡胎盘、不用缝伤口。如果是可以这幺顺利的产程,在医院的种种真的都是多余,回家自己生最舒适自在。

问题是:待产过程瞬息万变,就如同即使晴空万里,还是有可能随时有乱流、轰天雷、以及飞鸟、 陨石等等未知数存在。70%顺产是结果,但这当中有多少人是原本难产,但因为有足够的「侵入式」照顾才能母子均安?

大部分医院在待产过程的处置,都是累积前人惨痛的经验,所想出来的应对方法。

没事谁爱帮你打点滴?还不是怕万一突然休克的时候无法找到血管而延误救治?

没事谁爱给你抽血?如果你是明显感染却没来的及给抗生素治疗,宝宝受到严重感染怎幺办?如果你贫血很严重,生产过程又出血比较多,没有事前备血有多危险!

没事谁爱给你催生药?催生药不用钱吗?健保生产给付是固定额,给越多药我越亏钱。那为什幺有些人要给?是怕产程若拖太久,子宫疲乏增加产后大出血跟胎儿缺氧及感染的风险。

没事谁爱帮你内诊?内诊我手不痛、腰不酸吗?沾到羊水跟血液、大便,我很喜欢吗?那是为了正确评估你的产程,以免产程太快或太慢而有併发症。

没事谁爱帮你灌肠?宝宝吃到自己大便是正常,但是沾到妈妈的大便就不好了。

谁没事硬要把监测器绑在你身上?胎儿心跳往下掉时,难道是我们有透视眼可以看的到吗?若都不监测,等到生出来了才发现都没心跳了,这样值得吗?

没事谁爱帮你破水?弄得我一身湿答答难道有养颜美容功效吗? 这是在产程进展不顺、胎头一直无法固定位置时,才会做的处置。

减痛分娩本来就没有强制要做,你本来就可以自行决定要或不要。只是,若生产可以不需要那幺痛,为何要执着「一定不要做」?

没事谁爱帮你剪会阴?是剪刀太多用不完吗?只是怕若裂伤不规则,造成你产后伤口癒合不良、疼痛很久!(上回接生一个35週2200gm的孩子,我很乐观的决定不剪。没想到妈妈突然拼命狂用力,小孩瞬间冲出,不但会阴往旁裂了两道,还裂伤到尿道口旁两侧。当时修补伤口耗时比开一台剖腹产还久,产妇伤口疼痛时间比剪开一两公分的伤口还要久许多,我懊恼许久,为何不当机立断剪一刀。)

若你产程非常顺利,谁会例行对你用真空吸引器?用产钳?推肚子?我们每次做完这样的步骤都可能两天挺不直腰,一周还在酸痛。如果宝宝心跳都很稳定,如果妈妈可以正确用力,我们何须做这幺吃力不讨好的事?(领的钱一样,不但常被产妇抓伤,而且这样的腰伤背痛去就诊或是买痠痛贴布,是得自掏腰包没有补助呢!)

而且很多人不知道,肩难产并非巨婴的专利,很高比例的肩难产发生在2800—3500gm的孩子, 姿势没卡好就有可能会肩难产。

羊水栓塞的发生也是一瞬间,目前也还不知道哪些人是属于高风险会发生这样的悲剧,无法事前预防。

产科医师很多决定判断都必须在很短时间内做决定,在这幺紧急的状态下,并没有足够时间跟所有家属、甚至是产妇本身讨论要不要这幺做。这样难道就是傲慢不尊重?

生产真的是母子两个都鬼门关走一回。而居家生产3倍危险于医院生产,死产率更是10倍高。白纸黑字的生产计划书,是把责任推到医师身上。

好,假设一位孕妇希望整个产程只听三次胎心音,不要使用胎儿监测器。表面上看来这是个低风险的生产,所以医师也同意了这幺做。到第三次监听胎心音时,怎幺都找不到胎儿心跳,医师赶快推超音波来看,胎儿心跳次数只剩下二、三十下。之前已经掉多久了并无法得知,因为距离上次检查已经超过三小时,赶快紧急剖腹,15分钟内把小孩抱出来急救,小孩虽然救回来,但是脑性麻痺了。请问,谁要为这个悲剧负责?医师可以免责吗?

尊重专业是很重要的事情。离开自己的专业,我就是外行,我就应该尊重专业的建议。我虽然是个专业的妇产科医师,但即使同样在医学领域,离开妇产科,我再怎幺认真念书学习,都还是属于外行。 我若有胆结石,就必须尊重肝胆内、外科医师的专业建议,决定是否开刀。我的手术方式必须尊重外科医师的专业经验而决定是用腹腔镜或是剖腹。我的麻醉方式及药物的考量必须尊重麻醉科医师的专业决定。我不应该写一份计划书,要求医师「尊重我的意愿」要如何如何做并且要他背书。

那为何,不是妇产科医师的孕妇,认真上了十个月的课,就能认为自己是内行?并且能要求妇产科医师要「尊重她的意愿」执行接生呢?

当然,实证医学资料越来越齐全,一些常规处置也逐渐有修改。例如不例行剃毛、不例行灌肠、採用间歇性胎心音监测或可携式监测器、不例行剪会阴等。 但是其余各项,个人认为必须以安全为考量,恕难妥协。

当然你在了解风险后,也还是可以选择居家自主生产,尊重各位的选择,但是请找专业的居家生产单位协助。请别到医院来要求做高风险的事情,还要医师负责任。生产计划书强制纳入评鉴,更是流氓行为。

而提倡「自然」生产的妇女团体们,如果你们自己都不清楚风险值有多高,却一路出来鼓吹要这幺做,甚至强制所有医院执行,若有任何妈妈跟孩子有任何闪失,请你们务必要负起法律责任。

这年头,还坚守在产科医师位置的,都是用自己的专业与生命,守护母胎健康的。

全台湾只剩八百位产科医师,请别再扑杀我们了。

勿战。

只是抒发心声。

也并不代表所有妇产科医师立场。

祝福母胎平安。

Photo Credit: HBR CC BY SA 3.0


合葛编辑:杨士範

相关文章